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石湾陶艺
温馨飘出麝脐熏——霍然均
发布: 华夏珍陶阁   时间: 2017-03-06   点击: 2172

作者:廖俊敏 谢家声

 

  石湾陶塑艺术中,动物陶塑和人物陶塑可谓是双峰并峙。而享有“南狮王”“麒麟王”美誉的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广东省首届陶瓷大师、高级工艺师霍然均,则是动物陶塑传承人中的佼佼者之一。他的技艺沿袭动物陶塑一代宗师欧乾,曾师从动物名家霍英。他的作品昭见传统技艺的保留和精髓的承载外,却令人赏之清新悦目,感受到现代的精神和美感的流淌。这看出了霍然均是一个创新观念强烈,富有生活情趣的陶艺大师。他把那种对人性化的诗意美的追求融入于作品当中,并以之感染每一个赏者。
工艺创新,多法并用


  作为石湾传统动物陶塑的嫡系传承人,霍然均对历代石湾动物陶塑艺术有着深刻而透彻的研究和理解。他认为光是继承传统,是不能把石湾的动物陶艺传扬开去,反而会裹足不前,固步自封的。而事实上,石湾陶艺一直都有所变革和创新。石湾陶艺特有的“胎毛技法”,在受“扬州八怪”的花鸟画影响的同时,也重新借鉴了工笔翎毛花鸟画的技法。在石湾“胎毛”动物陶塑大行其道的今天,霍然均不但得到了最好的继承,还在陶塑的工艺表现手法上创新了。

 
 

 

在作品《依恋》中,为表现两只白鹭相互凝视、双双顾盼的情景效果,运用了工意结合的手法。白鹭用石湾传统的贴塑技法和国画中工笔翎毛的手法,打破了一般羽毛只运用同一种技法的传统,采用木批琢毛和辘毛的综合交错,重点刻画了白鹭的顷刻深情。同时以写意的手法将泥板卷成树的形状作为底座,使白色的鹭与棕黑色的树头形成鲜明对比。作品在材质上还利用了瓷泥和陶土相结合的材质美,以增加作品的野趣、自然之感。


精于生活,意趣尽露
  霍然均一直认为成功的艺术品不能单纯地索求一种形式而与现实生活疏远,也不能直率、浅表地反映生活,而是努力追求物象和意境的和谐之美。他的动物陶塑往往是取景于现实,但高于写实手法。在由澳大利亚举办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石湾公仔”展览会上,霍然均为了表达澳洲树熊的真实易趣,还专门跑到广州香江动物园里细细观察和了解了考拉的生活习惯。

 

 

作品《一家子》把考拉一家相互依偎的纯朴亲情表露无遗。父亲作为一家之主,警惕地向前张望,防范着外敌的到来;母亲则投射出柔情的目光,享受着家庭的融洽之乐;宝宝心安理得地匍匐在母亲的背后,时不时地用着好奇的目光偷瞄着四周。作品中最感人之处在于“真”,不仅是把动物自然形态的逼真再现,而是把真挚的爱寄托于动物身上了。


  正如霍然均所说,动物陶塑应该是人性思维的载体,对动物陶塑赋予人类的思想感情,才能获得人性化的意境。作品《恩恩爱爱》,通过控制窑炉温度的变化,实现窑变的效果,从表现陶塑的外观色彩光洁流畅,有浓有淡,或聚或散,而折射出动物之间的难以言传的感情。


传承年文化,温馨喜庆
  我国是一个崇尚年文化、礼文化的国度。在以“陶艺之乡”享誉盛名的石湾小镇保持着一个传统的年风俗。石湾的家家户户在年前都会相互赠送一些以当年生肖为题的动物陶塑,以表达祝福的心意。石湾美术陶瓷厂都会对外展出一些这样的年销品。在今年,霍然均则有三件参评作品被选入八强之列。


  兔作为十二生肖之一,给人一种温驯慧黠、温馨喜庆的感觉。但在动物陶塑中,要保留兔的那种欢欣的印象,而不失陶品的艺术性,则是对动物陶艺家综合素养的考验。霍然均的《鸿运当头》作品中,兔子迈着步子匍匐前进,头部略向上倾望,仿佛要迎接春天的到了,预兆着好的开始。作品中采用了传统的“辘毛法”表现出兔子细密蓬松的毛发,质感强烈。在兔子的背部上加上少许的特制釉作为点缀,更显生动逼真,细腻传神。


  而《喜报丰年》作品中的兔子更显出霍然均源于写实,高于现实,努力追求符合现代精神、意识和审美观念。作品以拟人化的手法塑造了兔子手抱着红萝卜喜报丰收之年的情景。耳朵以适度的夸张来表现,富有飘动感,也带出了兔子优美的曲线。微微露出的两颗小牙更显出其乖巧伶俐。


  霍然均透露,他有着多年的养兔经验,长期对兔子进行细微的观察,发现兔子有着人性化的魅力,所以他作品中的兔子都是温馨可爱的,满足了现代人对陶品的装饰要求。

 

霍然均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广东省首届陶瓷艺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高级技师,非遗传承人。佛山石湾人,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陶瓷工业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理事,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从事陶塑专业创作三十多年,擅长陶塑动物及人物、壁画的创作,是石湾陶塑动物承传者之一,被誉为我国陶塑界的 “南狮王﹑麒麟王”。2011年参加“东方明珠杯”全国工艺美术传承与创新优秀作品评选被评为最具投资潜力陶艺家。
 

关于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