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石湾陶艺
中国雕塑:石湾公仔探讨
发布: 华夏珍陶阁   时间: 2018-05-30   点击: 989

笔者:潘柏林

 

梁思成先生在讲述“中国雕塑史”时,开篇之语:“艺术之始,雕塑为先……故雕塑之本,实始于石器时代,艺术之最古者也。”由此可见雕塑艺术在人类文明中举足轻重的地位。

 

中国雕塑艺术源远流长,水平极高,延绵不息。从原始社会的粗简夸张随意,到秦汉的庄重大气、传神浪漫,再到北魏隋唐的成熟洗练、简朴典雅……其灿烂辉煌,风格独特,艺术造诣每令西方世界叹为观止,奉为珍稀。如秦俑汉兽,如莫高云冈,皆为我国雕塑艺术之经典,于今犹是熠熠生辉。而由于近代以来西方在政治经济等领域的强势,从而占据了世界文化艺术舆论主流,以及传统文化传承的缺失、民族自信心的丢失,导致长期以来,“中国雕塑”如同深山高士,于世默默无闻;许多艺术品类更被排斥于“雕塑”门外,冠以“工艺品”之谓,明珠钩沉,令人痛心。

 

石湾公仔正是中国雕塑之中的一个极其鲜明而重要的代表,也是一门长期被忽视和误解的雕塑艺术。而真正深刻理解中国美术精神,并有扎实传统文化底蕴之人,往往为石湾公仔的独特魅力所吸引。徐悲鸿先生便非常重视和推崇石湾公仔,他认为“石湾陶器雄浑粗犷,有男子汉阳刚之美”,不仅家中收藏不少石湾陶,视为珍稀,还经常建议其学生吴让农等到石湾学习技艺。又如关山月、黎雄才、杨善深、赵少昂、黄永玉等前辈画家,与石湾大师刘传、庄稼、曾良等交往,往往对石湾公仔爱不释手,甚至经常以作品互赠。林墉更曾戏言,观石湾公仔后再无心作画。石湾公仔在艺术大家心中地位之超然,由此可见一斑。

 

石湾公仔具有开放包容、自由灵活的特征。

 

开放包容体现在其品类多样,囊括陶塑瓦脊、园林装饰、艺术人物以及花鸟虫鱼等。对其他艺术品类创作的手法和风格借鉴,诸如国画构图、白描线条、雕刻篆刻乃至奇石怪木等,均能融会贯通,屡开生面。釉彩应用更是“无所不仿,无仿不似”般“拿来主义”,更难得其“仿中有创,创之更精”,如“雨淋墙”、“翠毛釉”等,便是石湾釉彩之名品。以往石湾公仔大则高居庙堂如瓦脊作品等,小可案头把玩如文房器皿、摆件等;而随着工业技术的进步,作为户外大型雕塑以及巨型壁画等作品亦纷纷面世,折服同群。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潘柏林先生

 

自由灵活则表现为题材广泛,上至神仙道佛、帝王将相、历代名人,下至渔樵耕读、飞禽走兽等均可拿捏。基于陶泥的可塑性和表达力,历代石湾陶匠从来不为教条所限制,不局于形式,随心创作,绝不拘泥。此外,在题材的选择和发挥上,往往以物喻人,借古讽今,佳作不断之中,每见时代特征,与时俱进,构思巧妙,匠心独具,展现出强烈而含蓄的思想性。

 

如果说上述两点主要得益于“民窑”这个身份,使石湾公仔扎根于民间,主要流传于普罗大众之中;那么其经久不衰,愈发蓬勃的根本,则是其核心价值与中国传统文化艺术风格之高度契合。

 

简而言之谓“传神”。我认为对于“传神”的理解,借用苏东坡“求物之妙,如系风捕影”之言,即能凝练总结,也是对我国传统艺术精神追求的高度概括。

 

西方艺术,由“形”及“神”,结构比例如解剖般严谨精准,总归感觉“偶味”多于“人味”,“形式”凌驾“内涵”;中国艺术则恰恰相反,“神”高于“形”,重在主观感受酣畅淋漓的表达,思想意境漫延,引人入胜。这一点在国画和书法艺术中尤为明显,在此不作赘述。

 

石湾公仔之精粹,亦为“传神”二字。

 

作品在似与不似之间,在眉目传情之中,往往以静显动,以简胜繁,化虚为实,化实为虚,虚实结合,作者创作之意图、表达之精神、蕴含之思想情感,便由此引起观者共鸣,乃至发人深思。因而我们可见,石湾公仔之中,即便是同一题材,在不同时期由不同作者表达的不同思想,便诞生不同的经典,这绝非仅仅是风格、手法上的差异,而是更高深的、只可意会的“道”。

 

从事陶艺之人,每次对作品的创作、对前辈名家名作的鉴赏,循“道”而行,总觉津津有味,迷途沉醉,甚至物我两忘,这是一种高山仰止般的路漫求索,是一种精神情趣的享受和升华过程。

 

当今我国正快速崛起,力争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引人注目的不应仅仅是政治、经济、科技和军事等领域,文化和艺术的输出同样重要。如开篇所述,中国近代百年之苦难积弱,导致民族自信心缺失,于文化艺术领域遗害尤甚。然而世上既有闭门造车之事,亦有邯郸学步之闻;西方不断发掘汲取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粹,国人却热衷“洋务运动”,如同围城内外,可笑而可悲。

 

鲁迅先生在《致陈烟桥》一文中,有“有地方色彩的,倒容易成为世界的,即为别国所注意,打出世界上去,即于中国之活动有利”句;后被引申为“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论于艺术,其理相若。我国古代的艺术理论和成果本已走在世界前列,何必时时以“国际主流”马首是瞻,今斗胆言之,亦如“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今日的石湾公仔,在坚持“传神”为本质,保留传统工艺手法的基础上,更融入了学院风格,根据作品创作需要,逐渐地注重、参考和借鉴西方大雕塑严谨精准的结构和比例,使作品融汇百家所长,更符合现代社会的普遍审美观,推陈出新,绝不落伍。

 

我坚信,作为中国雕塑的代表,石湾公仔在一代代陶艺人的继承、发展和传播下,必将如同秦砖汉瓦、唐诗宋词等瑰宝一般,重新携着民族自信心,惊艳世界,陶醉世界,影响世界。

关于微信公众号